“狂人治国”管用吗?

2018-2-28 16:19:53 分类:公司新闻 浏览:32 打印

“狂人治国”管用吗?   在美国进一步加强亚太再平衡战略的政策背景下,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,都势必尽一切可能推动菲律宾继续扮演牵绊中国“马前卒”的角色。至于在这其中,保持多大的自由空间才是完成从“大嘴”到决策者的角色转换后杜特尔特首要权衡、思考的问题。 

  撰稿|韩洁颖

  5月9日,达沃市市长杜罗德里戈·杜特尔特以压倒优势接掌菲律宾,成为第一位来自棉兰老岛的菲律宾总统。但对杜特尔特而言,远不到开香槟庆祝的时候,因为获胜只是开始,未来的日子显然并不好过。阿基诺三世主政6年甩下的内政外交烂摊子、民众投给他的选票和他信誓旦旦许下的承诺,会全部转化为焦灼的期待和真切的压力,等着一个个被实现。这是一个异常艰辛努力的过程,“所有体制中、结构中、理念中、关系中的痼疾将成为他兑现承诺的最大阻碍”。也许只有坐到总统桌的那一刻,他才会意识到自己能做的其实并不多。

  “狂人治国”三把火

  在71岁的杜特尔特获胜后,有人形容菲律宾即将进入“狂人治国时代”。的确,相较其他候选人,他显得与众不同:没有政治世家的光环笼罩,口无遮拦、狂妄自大和草莽气重等是他的标签,过去作风强硬铁血,竞选发言惊世骇俗。 

  在5月16日的当选首秀上,“铁血硬汉”杜特尔特透露自己将在内政方面挥出三把“利剑”:一是大幅改革行政治理体系,从中央政府向地方政府转移更多资源和权力;二是大范围推广自己在达沃市任市长期间的治安治理经验;三是支持在菲律宾恢复死刑。

  不过,当好一方行政长官和当好一国之长毕竟天壤之别。BBC报道表示,重新引入死刑是杜特尔特一系列引起争议的政策之一。当天,强力打击犯罪的杜特尔特誓言,他将敦促国会恢复绞刑,“犯重罪的人应该被处以绞刑,理由是枪决和电刑要花钱,一个耗子弹,一个耗电,而且比绞刑残酷”。此言一发,立即遭到菲律宾人权委员会主席希托·加斯孔的反对,“菲人权委员会反对死刑,将阻止任何企图重启死刑的尝试,”他强调,菲律宾宪法反对绞刑这种残酷、可耻的处罚方式!  

  作为竞选“招牌”,铁腕出击改善社会治安是杜特尔特的强项,现在,他迫不及待要把这种治理模式推广至全国。杜特尔特的发言人拉温尼亚在记者会上说,出任总统后,杜特尔特将推动一项针对未成年人的“全国宵禁”措施。 

  “开展咨询并修改法律后,他还可能颁布类似达沃市的公共场所宵禁和禁酒令,”拉温尼亚说,“在达沃市,这些禁令并不针对民众在住所内饮酒”。

  法新社报道,出任达沃市市长期间,宵禁和禁酒是杜特尔特打击犯罪的重要举措之一,公共场所从午夜至上午8时期间不得出售酒精饮品;不满18岁的未成年人禁止饮酒,晚10时后不得在没有成年人看护情况下上街。他甚至组织“死亡纵队”跟踪犯人并施行法外处决。这一系列铁腕措施带来的结果是,当地知名的“红灯区”逐渐成为“鬼城”,一些业主最终不得不转型成旅馆和按摩店。 

  这种头痛医头、脚痛医脚的权宜之计是否适用于全国引发质疑无数,社交网站的年轻人尤甚,一位来自脸谱网的用户表示:“你想要一个独裁者?嗯,现在你拥有了!”一些专家则理性地指出,全面实行宵禁和禁酒,这对于菲律宾大城市的业主们来说必然难以接受,很可能引发较为严重的社会对立。 

  而议会根基薄弱必会成为他日后政策推行的掣肘之伤。由于缺乏在首都执政的经验,以“局外人”身份上台的杜特尔特在菲国会内部少有政治盟友,但他却把改革的“第一剑”砍向了马尼拉的政治精英。拉温尼亚说,杜特尔特将寻求推动全国达成共识,通过修改宪法将现有的集权政体过渡到议会制或联邦制,将更多权力从被戏称为“马尼拉帝国主义”的中央下放到长期受忽视的各个省份。   

  这显然会遇到极大的阻力。菲律宾分析人士认为,杜特尔特通过推动权力下放对政治精英“开刀”,打击后者的既得利益,“这些有影响力的精英……绝对会反对这一倡议”。菲律宾参议员安东尼奥·特里利亚内斯四世与杜特尔特的争斗近日公开化,国会之凶险可见一斑。 

  幸运的是,未来6年中,菲律宾最高法院的15名法官中,将有11名法官到达退休年龄,这对拥有提名权的总统无疑是个好消息。“在政府与国会意见分歧时,可以将争